虎刺梅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鹤顶兰,有鹤之姿 [复制链接]

1#

点击标题下方蓝色字体的“阳光植物志”,即可订阅。原创心血,欢迎转发。

文图

最好的阳光

这是宋徽宗的《瑞鹤图》局部。

一群仙鹤盘旋于宫殿之上,姿态万千,每只仙鹤都深具姿态。

鹤顶兰正在准备开放,一众花苞时间不同,有的还在束脚站立,有的已经开始俯冲。

尤其是最右边那只,还叉着腰。

鹤顶兰,是兰科植物。

花葶生于假鳞茎的基部,长达一米,非常高,还很光滑,不像硬叶兜兰上那么多腿毛,如仙鹤的大长腿。

得名源于它的花姿,尤其是盛开后的样子。

仔细观察,鹤顶兰的花飘于空中。

花被片外面是白色,内面是赭红色的,下面悬挂着的管状唇瓣很有特点,喇叭状,先端带茄紫色,有波浪的皱褶。

花序上花特别多,苞片早落后,花爽利又精神,极有鹤之仙姿。

鹤顶兰的叶子也阔长,长圆状披针形,我觉得有点纸质感。还有个变种,花叶鹤顶兰,叶子有金脉,金脉或者在叶缘,或者在中间。

它的花期是三到六月,野外在南方有分布,林缘、沟谷或溪边阴湿处。

鹤顶兰是原产中国的植物,但古人觉得它的花太张扬,不像传统国兰那样超逸脱俗,就不太待见它。近人才给它列了谱系,在《岭南兰言》中归入了“类兰非兰”一系,还是在附录。十八世纪的时候,鹤顶兰传入了欧洲,却大受欢迎,培育了很多品种。

几年前在日本池坊花展惊艳于盛放的鹤顶兰,后来在中山公园见到了鹤顶兰的花苞,居然就不认得了。

植物之路就是这样,见了花,没见花苞,不认得了。花朵谢了,只见叶子,不认识了。没了花和叶,见了果实与树皮,也不认识了……

所以这条路漫漫长长,有难度,有挫败,但,也有乐趣。

(鹤顶兰,Phaiustancarvilleae,兰科鹤顶兰属植物)

此际植物

郑孝荷,非荷,为兰。

大寒,来看长寿梅。

红魔帝、绿魔帝,这兜兰名字霸气。

麻栗坡不仅有硬叶兜兰,更有麻栗坡兜兰。

墨兰报岁。

花毛茛,不是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而是你所有的样子我都喜欢。

袖珍椰子,冬天里的热带小风情。

虎斑秋海棠,来了。

冬日楸影。

碰碰香,一触就指间留香。

欧报春,早春的信使。

秋花独蒜兰,有个趣味的绿色“蒜头”。

昆明湖边,石缝中的泡桐,坚强着。

岁朝清供中的南天竹,累累朱实,摇落不随风。

叶牡丹,白菜开出了牡丹样。

棘唇石豆兰,石豆兰中的“花王”。

虎刺梅,一个剑走偏锋的爱情表白植物。

打量植物,获得一种安静的力量。

植物,动物,有趣样。

植物四季,久处不厌。

口红花,新年红。

紫花野芝麻,温柔上镜,辞旧,迎新。

瑞香的香啊,竟无法形容。

紫叶小檗,鞭炮一般。

看看异域的梅——澳洲腊梅与松红梅。

植物带来的那些吉光片羽。

冬日小境。

硬叶兜兰小仙女。

北桑寄生与蓝天,犹如青金石上的点点洒金。

许愿槲寄生。

冬日寂静,鹅掌楸深藏功与名。

关于迎春,又添了一点新知。

连翘欲飞时。

颐和园·清晏舫上的东西之间。

皱叶荚蒾,还四时常绿呢。

十字爵床鸟尾花。

雪地里的红果与红雪果。

白皮松,白袍将军守宫门。

颐和园·景福阁与昙花。

菜场买到的穿心莲,是真的穿心莲吗?

皂荚之刺。

白英的牵挂。

颐和园·乐农轩旧事。

卧佛蜡梅香。

大雪,高处的柿子,是鸟儿的美食。

非洲紫罗兰,阳台上的开花皇后。

寻找智珠寺。

双线竹芋,天生画者。

普度寺里的玉兰和地黄。

金银莲花,一朵花带来的简单快乐。

白色仙客来,一声清透云阙。

一片香妃草小森林。

颐和园·长廊与石舫。

颐和园·水木自亲。

颐和园·金光穿洞。

紫鹅绒的叶片,太迷人。

怪异又可爱的乳茄,还吉庆。

小雪之后再赏菊。

番木瓜之味。

红萼苘麻,冬日里的小灯笼,温暖了谁。

血脉偾张的金铃花。

孔雀竹芋的森系壁纸。

粉叶金花,叶比花美。

故宫一瞥。

孔雀木,长大了就会开屏。

刚烫完头的狐尾天门冬,与紫叶酢浆草很搭。

曲枝天门冬的之字路线。

落叶有情,曾向雪深。

那些苏铁们的尖羽铁氅。

世外沧桑阅如幻,大觉寺的银杏。

从玉兰的果实认识一下蓇葖果。

墨荷五色。

颐和园的雪。

立冬,梨果。

最好的阳光

攒钱,去看花!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